您现在的位置: 国际动态>>正文国际动态

    淘汰褐煤电厂还不够 德国拟2050年前全面退出燃煤发电

    栏目:国际动态  点击次数:281  更新时间:[2016-05-18]   作者:admin

      一向自我标榜为“绿色先锋”的德国,或许又将在能源转型之路上大出风头了。继去年率先提出将在6年内逐步淘汰所有褐煤发电厂后,近日,德国又被爆出已经制定了“弃煤”时间表,或将于2050年前全面退出燃煤火电!

       环境部敦促“转绿”加速

        据路透社日前报道,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的德国,为了实现应对气候变化的减排目标,由环境部制定了一份减排文件草案,提出“最好在2050年前”彻底终结燃煤发电在德国的存在。

        目前,该草案尚未获得德国环境部长芭芭拉˙亨德里克斯的批准。未来,该草案也还需要经过德国其他一些部门的批准。

        据了解,自从去年底巴黎气候大会通过减排协议后,全世界都在力争改变化石能源驱动经济发展的现状,德国也不例外。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在德国有越来越高的呼声,要求政府给出全面撤出燃煤发电的时间表。

        根据德国政府的计划,将于今年中期推出2050国家气候行动计划细节,主要是列出能源转型的具体实现方法,以及到本世纪中叶将二氧化碳排放量在1990年基础上最多削减95%。

        此次环境部提出的草案文件要求,到2030年,德国能源产业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14年水平的基础上减半。另外,建议设立一个委员会,专门探讨在德国能源转型过程中,如何帮助那些煤炭产区尽量避免遭受经济困难。

        数据显示,目前燃煤发电仍然占到德国发电总量的40%左右。与此同时,由于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德国决定全面退出核电,燃煤发电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被视为德国稳定电力供应的重要支柱。

        此次德国环境部提出的草案文件呼吁,德国应该加快向可再生能源转型的速度,并特别强调需要对太阳能发电增加支持力度。德国官方数据显示,2014年,已经有超过1/4的电力供应来自可再生能源,主要是风能和太阳能。而此次的草案文件提出,到2030年,应该将德国的绿色能源发电量再提升75%左右。此外,该草案同时表示,对储能技术研发的支持力度也应该在未来10年内再增加一倍。

        煤炭已非减排头号敌人

        事实上,德国环境部此次提出加速“转绿”的草案文件并非心血来潮。《国际可再生能源》杂志撰文指出,虽然燃煤发电是众所周知的“污染大户”,但是在德国,煤炭已经不再是消耗最多的能源。

        根据德国能源智库AGEB近日发布的年度报告,2015年,德国一次能源消耗中占比最大的是石油,其次才是煤炭。而如果将污染较为严重的褐煤与相对较轻的硬煤分开计算,两者在德国一次能源消耗中的占比又分别都低于天然气。

        与此同时,可再生能源2015年在德国一次能源消耗中的占比已经达到12.6%,基本等同于硬煤12.7%的占比。而据德国清洁能源智库Agora Energiewende监测统计,5月8日德国当地时间下午1点左右,德国境内太阳能、风能、水力、生物质能发电总量达到55吉瓦,占德国用电总量的87%。Agora Energiewende表示,可再生能源发电在德国整体供电系统中适应良好,未来在发电领域的占比还会持续攀升。

        另据路透社报道,德国政府也正在欧盟内部积极推动建立更为严格的欧洲排放交易体系,并且还打算开始考虑对汽油、取暖用油和天然气增加额外税收,以促进绿色技术需求的增加。

        全面弃煤道路坎坷

        不过,虽然德国一心想要同燃煤发电划清界限,走上绿色发展之路,但是,全面退出煤炭使用却绝非易事。

        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德国全面关停了境内的核电站,带来了巨大的电力供应缺口。虽然政府大力推动可再生能源电力发展,但是一时间也不能完全弥补。为了满足能源需求,2014年前后,德国甚至出现了可再生能源和煤炭发电量齐头并进的尴尬局面。

        研究机构ewi旗下Energy Research & Scenarios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一旦德国开始全面“弃煤”,仅在早期,即2020年至2045年间就能减少大约8.95亿吨二氧化碳排放,但同时也需要花费高达716亿欧元的成本。

        “二氧化碳排放的减少,完全取决于欧洲碳排交易系统(EU ETS)是否停止排放配额的发放。”ewi董事总经理Harald Hecking指出。他认为,如果德国全面退出燃煤发电,EU ETS将起到一定补偿作用。ewi的研究报告指出,一旦淘汰廉价的燃煤,将需要大量昂贵的天然气作为替代,这将拉升经济和消费者的能源成本。

        《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表示,德国能源转型的核心项目之一就是为可再生能源发电提供上网电价补贴,这笔补贴在开始实施初期带来的经济压力是巨大的。“数十亿欧元的补贴,其实都是通过增收所有人的电费来支付的。”

        不过,弗里德曼也指出,补贴的目的并非只是帮助人们购买更多可再生能源电力,而是鼓励、创造需求,压低太阳能、风能发电的成本,从而将其变为主流、廉价的能源选项。

        数据显示,德国能源转型政策推出以来,该国境内太阳能电价降幅超过80%,风能电价降幅为55%。

        德国绿党下属政治基金会海因里希˙伯尔的会长阿尔夫˙富克斯对德国放弃煤炭转向可再生能源的做法也持肯定态度,他表示:“德国能源转型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创造了大众市场,提高了生产效率,大幅压低了生产成本。”

        据能源经济学家克劳迪娅˙肯福尔特介绍,目前,德国已经有140多万户家庭和协作组织采用自己安装的太阳能或是风能装置发电,并且随着发电成本的下降,虽然对新装用户的补贴减少了,但是那些安装了可再生能源发电装置的德国人最终却赚到了钱。“现在,除了产煤区域,可再生能源项目在整个德国都很受欢迎。”

      来源:中国能源报